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66777论码堂心水吗 >

从三个维度谈“用学术讲政治”

2021-08-15 11:38      点击次数:

何毅亭在讲话中多次提出并深刻阐述用学术讲政治的学习和研究方法。他提出,要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政治上必须过硬,落实到教师和研究者身上,用学术讲政治就是一种具体的形式。我们所说的政治是讲党的意识形态、创新理论,讲政治的方式是分析和阐释,讲

  何毅亭在讲话中多次提出并深刻阐述“用学术讲政治”的学习和研究方法。他提出,要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政治上必须过硬,落实到教师和研究者身上,“用学术讲政治”就是一种具体的形式。我们所说的政治是讲党的意识形态、创新理论,讲政治的方式是分析和阐释,讲出政治背后的东西,讲出政治的所以然。因此,如果没有学术积累,没有知识视野,没有世界眼光,要把我们的政治讲好是不能可能的。用学术讲政治,不仅讲中央的论断是什么,还要讲清楚中央为什么提出这样的论断,背后的理论支撑是什么?我们要用理论的力量、思想的力量引领学员对马克思主义真学、真懂、真用,用学术讲政治对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特别是党的思想理论工作者,提出了明确要求,这是讲好、研究好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关键。

  我们提出“用学术讲政治”,是鲜明地指出我们所说的政治不等于行政。引领推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政治,其中当然包括行政能力和行政效率的提高,但不仅仅是这些。这里的“政治”首先是对历史发展规律的把握,是对天下兴亡的历史经验的总结。习总书记在《领导干部要读点历史》中指出:“我们不少领导干部,基本的自然科学、技术科学、管理科学知识和基本的文化知识、工作经验都是具备的,而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知识和中外历史知识还缺乏深入的学习和了解。哲学是人类的智慧之学,历史是前人的实践和智慧之书。所以,各级领导干部要注重加强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学习和对历史的学习。领导干部不管处在哪个层次和岗位,都应该读点历史,通过学习历史不断深化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和执政规律的认识,不断丰富自己的历史知识,这样才能使自己的眼界和胸襟大为开阔,认识能力和精神境界大为提高,使自己的领导工作水平不断得以提升。”

  第一,习总书记指出的领导干部都比较具备的能力,主要是指行政能力。行政能力十分重要,也是领导者必须具备的。但是行政和政治不是一个概念,如果仅仅从行政的角度来看,无产阶级的政治和资产阶级的政治,似乎没有根本性的区分,有的是更多的共性。比如社会主义要积累财富,资本主义也要积累财富;社会主义要科技创新,资本主义也要科技创新;社会主义要管理高效,资本主义也要管理高效;社会主义讲依法治国,强调规章制度,资本主义同样也强调完善规章制度。马克思主义认为,为政策制定行政建设提供合法性,只能是历史的经验教训,只能是对历史发展规律的把握和认识,因此,无产阶级政治和资产阶级政治的根本区别,在于是否具有深邃的历史眼光,是否从历史的角度去论证说明改革革命和变革的依据,去说明我们工作的依据和目的。马克思所谓我们只知道唯一的科学就是历史科学,是指无产阶级政党一切行动纲领合法性的来源,www.114333.com就在于对历史经验教训的深刻总结,对历史发展规律的深刻把握。思想,首先是对中国历史的深刻总结,是对近代以来中国改革与革命的经验教训和深刻总结。在这个基础上毛主席提出了中国革命的历史规律,以此为出发点论述当时革命和改革的形势及任务。因此,习总书记指出领导干部要“用学术讲政治”,最重要是具有历史意识和文化自觉,想问题做决策要有历史眼光,能够从以往的历史中汲取经验智慧,自觉按照历史规律和历史发展的辩证法办事。用学术讲政治,首先就是善于从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以及更为广延的中华文明史、人类发展史的角度,去讲清楚我们的道路,讲清楚我们为什么要实行这样的制度,从而制定这样的政策,以及我们为什么要革命、要改革,为什么要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

  第二,我们提出“用学术讲政治”,这里的“政治”是以人民为中心、全心全意为人民的政治。我们的政治不是空心化,具有深厚的价值追求和价值基础,不忘初心就是民意基础和价值基础。西方政治合法性的来源是科学,是程序的完善和程序的正义,但是这样的政治是冷冰冰的、机械的政治,没有价值观支撑的空心化的政治,是只见程序不见人的政治。由于中国的历史文化哲学传统和西方明显不同,这使得我们必须结合中国的特点研究并发展马克思主义。西方哲学社会科学对人的理解有两个方面,或者存在两个片面,一方面是把人物化,另一方面是将一切归结为人的心理和行为动机。这两种趋向都是对人的高度抽象,从而把人和物高度割裂开来、对立起来。我们讲不忘初心是说人心是最大的政治,我们的政治工作是从活生生的人出发,是从有伦理追求和价值担当的人出发。因此,为人民服务有一个全心全意的问题。以人民为中心,是说人民不是抽象的,人民群众存在不同的利益、不同的诉求,有七情六欲,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丰富多彩。不能把人理解为物,更不能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理解为抽象的指标。

  第三,以人民为中心,必须深入人民,与人民群众在一起。因此,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不仅是我们做学术搞研究的基本方法,也是人政治工作的基础。我们为什么把调查研究视为用学术讲政治的基本方法,就是因为不能抽象地理解人,不能抽象地理解人们的愿望,不能把人们的愿望抽象地理解为几个行政指标。总书记曾经就学术与政治的关系,深刻论述了比较抽象的方法与调查研究的方法。一个长期被忽视的问题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就是切忌用抽象的理论去指导已经被抽象化的事情。在理论研究中,为了把握各种复杂联系背后的本质,常常把对象的丰富性当成次要的东西,这就是抽象化。马克思在《资本论》中采取由具体到抽象,再到具体和抽象的方法,抓住研究对象的本质。但是,在运用抽象的理论指导社会主义具体实践时,不能再用这种抽象的方法去指导工作实践,这是因为,形成理论过程中所抽象掉的因素和属性,在现实中是无论如何也撇不掉的,是活生生的客观存在。这些被抽象掉的次要方面在一定条件下会变成矛盾的主要方面。因此,只有通过艰苦细致的调查研究,才能充分考虑并发现被抽象的东西对理论指导的复杂影响,只有通过细致的调查研究,时刻把握人民群众的心声与诉求,才能把理论与人民的诉求结合在一起,使理论不沦为僵化的教条。